帕拉格·康纳:世界从“欧美化”走向“亚洲化”

  过去30年,整个世界发生了巨变。然而,30年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包括苏东剧变、巴尔干战争、“9·11”事件、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金融危机、民粹主义以及如今的英国“脱欧”,话语体系都以欧美为中心,其关注点都在西方。由于近年来亚洲的飞速发展,国际事务的叙事体现出“泛亚洲性”,大家逐渐开始意识到以亚洲为中心的必要性。

  我发现,曾经出版过的讨论亚洲国家的书籍,要么是以中国为中心,要么是以日本为中心,或以双边关系为中心,从来没有把亚洲国家当作一个系统来讨论。毫无疑问应该关注中日,但亚洲不仅仅是中日。

  如果我们看人口分布,全世界有50.1%的人口居住在亚洲这个圆圈内,比世界其他地区的总人口还要多。但不要忘记,亚洲的版图可延伸至非洲红海及欧洲地中海。目前,南亚和东南亚经济体的增长率超过7%,人均收入成倍增长,他们转而变成发展最快的国家。俄罗斯、土耳其、沙特阿拉伯曾经在20世纪90年代时更倾向西方,但现在更倾向亚洲,这可以通过能源贸易、资金流向以及外交关系看出。他们通过贸易和投资实现亚洲化。他们在地理上本就属于亚洲,并且也正在与亚洲国家越走越近。

  但我们注意到,现在西方的话语仍以自己为中心。尽管不少亚洲国家对西方的政治体系以及国际组织架构有所借鉴,但由亚洲国家自己建立的体系还是以亚洲为中心的,是有亚洲自己的发展特色的。目前亚投行有97个成员,跨越欧亚大陆和印度洋,甚至连冰岛和智利也因亚投行的受欢迎程度而加入。

  基础设施曾是不被看好的全球公共产品,但现在在世界上受到普遍认可,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亚洲现在经历的是一个自下而上的改变。当然,国际社会对亚洲的发展也有影响,尽管基础设施建设和自由贸易协定还有待改善,但亚洲在世界贸易中所占份额已赶上欧洲,全球贸易中心已经转移。而西方不再拥有曾经的联合与统一性。上世纪90年代北约组织内部对会费的讨论,目前正愈演愈烈。欧美在伊朗、阿富汗政策上的分歧也是一样。长期来看,欧洲在贸易政策上将更加活跃,有积极与亚洲发展更多贸易的诉求。

  过去30年里,亚洲的贸易伙伴主要在亚洲范围内,其总量甚至超过世界其它地区的贸易总额。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亚洲的成就主要是奠定在亚洲国家间合作的基础上,是建立在亚洲系统基础上的。亚洲有制造业中心、食品生产地、原油生产地、大宗商品生产中心和金融中心、技术中心等,同时也有年轻人口与老龄人口。亚洲的互补性存在于各种各样的领域。这是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前亚洲就已拥有的生产链和消费链基础。

  而“一带一路”带来了亚非欧大陆的回归,这是一个历史光辉时代复兴的过程,是对15至16世纪亚非欧“丝路”集合体的历史性重建。它将刺激国家间合作,使许多国家进入“竞争性联合”的基础建设竞争中。这是良性的竞争,因为基础设施建设不像军备竞赛,受益的是公众。哪怕国家间关系恶化,在一国内建立起来的轨道也无法再被要回。这是外交中双赢的一个体现。(作者是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顾问、全球化智库【CCG】国际委员会专家,本文是作者在CCG名家讲坛上的发言节选)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m88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