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网络文艺,该怎样“去野化”

2015-09-16 08:40:00 我国网 陶短房 共享
参加

  关于网络文艺,文艺界也好,文艺界的主管部门也罢,乃至那些“围观群众”都多多少少抱有一份爱不得恨不能、远不得近不得、哭不得笑不得的杂乱心态,一方面觉得这是“通俗易懂”,对其总不免有些轻看,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正视其依托网络所发生的巨大影响力和惊人传达速度,不得不正视其凝集粉丝、制作盛行的天性。

  正因如此,许多好心人多年来一向企图将网络文艺这匹长处多、缺点也不少的“野马”征服成“厩马”,使其长处最大化、缺点最小化——当然,最关键是“去野化”,让这种自生自灭的“草根文艺”变得愈加整齐划一、危险可控。为此而提出的概念、理论、精力、方法形形色色,中心却不外乎“加笼头”、“给夜草”两条。

  所谓“加笼头”,便是用或正面鼓舞、或制裁束缚的方法,让“不标准”的网络文艺部分“标准”、“清洁”、“巨大上”起来,或爽性将“特别不标准”的网络文艺从网络文艺商场除掉出去,然后防止这种草根文明良莠不齐、信马由缰给广大读者网民、特别青少年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更防止“传达及感染力失控”这种许多人最为忧虑的深层次问题。

  所谓“给夜草”,则是经过方针歪斜,拔擢、赞助被精心挑选出来的“精品网络文艺”,然后从根本上进步网络文艺的本质、水平缓层次,套用句老话,便是“让正能量占有商场”——“精品”有利可图,“劣品”不就站不住脚了么?

  从理论上讲,这样的逻辑无疑是正确的,不管网络文艺仍是其他什么文艺,或任何商场、任何产品,都有必要有“笼头”——法令法规和职业标准,有“夜草”——对合格和优异产品、服务的拔擢和奖赏,惟如此才干起到优胜劣汰、净化商场气氛的作用和作用,这种逻辑在任何国家、社会和年代,也都是适用的。

  但也应看到,网络文艺究竟也仍是文艺,既然是文艺,就必定存在一些片面的、见仁见智且不行量化或“标准化”的口味问题、衡量标准问题,片面或口味原本就因人而异,很难说这一个就必定比那一个更高超。当然,文艺也并非没有“硬标准”,比方诲淫诲盗、鼓舞极点暴力,或充满违法、违反社会品德标准的内容,又比方文字低劣,语病和语法硬伤多多,再比方取舍凑集,或干脆抄袭,这些都是能够且有必要标准或“给差评”的。

  在纯片面范畴,引导者是否比被引导者、也便是群众具有更威望、更“巨大上”的眼光和口味?未必见得,虽然他们中许多人在文艺范畴算是威望,但文艺究竟不是天然科学,没有那么明晰和公认的衡量标尺,且正因为长期以来专家和某些主管部门将网络文艺视作“草根文明”,他们对这些新生事物的了解度,恐怕还未必比得上某些看熟了这类著作的青少年,在这样的布景下强行“加笼头”、“给夜草”,群众配合与否且不说,“被精品”和“被差评”的作者和著作,也未必就没有“乱点鸳鸯谱”的。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标准那些能够、应该且有必要标准的,比方是否包括法令和品德所不容的内容等,至于“巨大上”仍是“矮小下”,则无妨让商场自己去调节,让读者自己去挑选——就笔者个人经验看,萝卜白菜,各人所爱,这些年来“低值易耗”的群众化网络文艺当然拥趸不少,但阳春白雪、专业性不亚于专业文艺组织的某些“孤高”网络文艺类别,同样在各自的小圈子里活得自得其乐。

责编:张锐颖(实习)